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网上展厅 > 卢禹舜个人展

卢禹舜个人展

简介:

  卢禹舜,1962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满族。1983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1987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中国画院艺术顾问,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院务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高校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青年美术书法家协会主席,黑龙江省书联副主席,黑龙江省中华文化发展基金会会长,黑龙江省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俄罗斯列宾美院荣誉教授,日本浅井学园大学客座教授,《艺术交流》、《振龙美术》主编,全国优秀教师,并获首届“黑龙江省十大杰出青年”,黑龙江省“德艺双馨文艺家”,黑龙江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

  曾多次参加全国重大展事并获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上海美术馆、江苏美术馆、中南海、香港市政局及《美术》、《中国画研究》、《中国书画》、《迎春花》、《江苏画刊》、《美术家》(香港)、《收藏天地》(香港)、《文艺报》等国内20余家报刊专文评介。曾出版《卢禹舜山水画集》、《卢禹舜画集》、《玉金岭——卢禹舜山水画集》。传略和作品收入《中国当代书画家名人大辞典》等多部辞典。

重要评鉴:

以“林泉之性”度“林泉之心”——山水文化的当代价值阐释 

卢禹舜

  山水”在中国文化中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概念。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就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感叹道出了山水之人对山水自然的热爱。在人与自然相互影响的漫长历史中,人不但创造了越来越丰富的物质财富,也积累了种种与自然山水息息相关的精神财富,这些精神财富构成了“山水文化”的丰富内涵,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沉的山水意识作为中华民族形象的重要精神支柱,也促成了中国人独特的精神气质、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的养成。

  近代以来,工业文明将人们带进了技术时代,当物质需求得到较大满足之后,精神与心灵上的贫乏与虚弱却折磨着现代人的灵魂,于是人们开始迷惘于寻找精神家园的途中。作为精神家园组成部分的山水和山水文化,无疑唤起了人们重返自然的希望和渴望。然而由于家园意识及人性关怀的缺乏,不但山水正遭受着践踏,而且“山水文化”也在工具主义、消费主义的冲击下,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

一、“山水文化”的内涵界定

  严格来讲,山、水和“山水”,在内涵上是有区别的。山、水作为客观世界中的两种自然景观,是人类感知世界的两个方面;而“山水”则不然,“山水”的涵义绝不限于纯粹的自然给予,而是充满了情、思、境、灵、魂、魄,是宇宙精神与灵魂世界的统一和谐体,是客观事物的主观人格内化,也是主观世界的客观移情别恋。山水,若分开论述,就是对自然的客观界定;若联系起来论述,则体现的是一种完美的情景交融。在山水的统一中,绝没有山水之分,二者并不是各自独立的存在,而是山在水之中,水与山交汇,实处求山,虚处求水,虚实相生,化山为水,化水为山,超以山、水之外,得以怀抱之中。

  而“文化”作为一个科学术语,现在已有一百多种定义,我在这里仅仅取最通行的三种:(一)指一个国家或民族长期积累下来的精神财富——实际指的是思想史。(二)指与物质文明相对的精神文明——简言之也就是教养问题,包括了语言、社会风气、道德规范等。(三)指有别于经济、科技、教育的文化艺术活动。这三种内容常常被重叠交互使用。

  据此,我们可以大致界定下“山水文化”的内涵——就是指那些与“山水”关系密切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艺术活动。作为文化形态,它涉及到中国文化的众多领域,包括哲学、文学、绘画、音乐、建筑、园艺、神话、宗教、民俗等等,尤其在绘画、诗歌、园艺和民俗等领域表现突出。下面,我主要以山水画为例来谈谈山水文化对于当代的价值。

二、当代价值:以“林泉之性”度“林泉之心”

  山水文化除了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具有继承和发扬的重要性之外,它的超功利的审美价值在当代也尤为重要,具有抚慰人心、安顿灵魂、修善人格的强大作用——即如古人所说的以“林泉之性”度“林泉之心”。

  古人往往在现实中遇到困顿或迷茫时,比如当个人志向或抱负不能伸展,个人理想和观念不被世人所理解、接纳或当社会发生重大转型,传统道德、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等等受到很大挑战和冲击之时,会选择到山水中去游历甚或隐居,或寄情于山水文化艺术之中,以摈除世俗的荣华与烦恼,求得山林的自由与解脱。中国的山水画、山水诗无不充盈着这样一种远离尘世的冥想和朴素或纯真。

  郭熙在《林泉高致·山水训》中曾说道:“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观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直以太平盛日,君亲之心两隆,苟洁一身,出处节义斯系,岂仁人高蹈远引,为离世绝俗之行……《白驹》之诗,《紫芝》之咏,皆不得已而长往者也。然则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晃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此世之所以贵夫画山水之本义也。”

  程伊川在评《易》时也说:“万物之生意最可观,此元者善之长也,斯所谓仁也。人与天地一物也,而人特自小之,何也?”观万物的生意,而不是观人间的万象,这意味着人在体验万物生意之中可以从俗世的种种名缰利索中解放出来,以自由而纯粹创造的审美态度与一切万象相应和,从而回到自己本真的生命状态。这是一种充满陶然忘机之趣的生命感的沉醉,是人生体验的极致。

  换句话说,山水是人在自然之中寻得的一个庇护所,一种在万物的迁移流变中始终静止的永恒。人栖息在这里,安全而安然,坦然地接受山水的陶养,到达平和、无欲的境界。

  以“林泉之性”度“林泉之心”,就是要造就不受社会枷锁束缚与名利诱惑的人,并将这种精神以艺术的形式传达给那些缺乏阅历的人,让他们也享受一下这种迥然超尘与和平宁雅的精神,获得精神的自由与心灵的解放,成为血肉丰满的人,尘世的思虑与其说是被抛弃了,不如说是得到了升华。这对于当代人来说非常重要。

  在当代,随着人类对自然的无节制开发与侵占,真山水已经离人们的视野越来越远了,人们每天被包围在钢筋水泥之中,目光被一栋比一栋高的建筑群所阻挡,身体在各种电子器材和仪器中间穿梭,感觉变得越来越“僵硬”,感情变得越来越冷漠。人与山水的亲情也越来越疏离了,人与自身的关系则越来越分裂,就象是一台失掉感性的程序化的机器,或者被工具理性所支配,成为没有自我的“单面人”或者是成为掩饰和迷失自我的“面具人”。有人称他们为“无家可归者”、也有人称他们为“漂泊者”、“孤独人”。还有人说他们是身在病中而不自知。

  虽然,今人仍保持着古人游历山水的雅趣——旅游,但山水文化的审美性却趋于了平面化和浅层化,清魏源在《游山吟》中说:“人知游山乐,不知游山学……游山浅,见山肤泽;游山深,见山魂魄。与山为一始知山,寤寐形神合为一。” 古人提出的“应目、会心、畅神”三个层次,今人多能达到“应目”而已。原因有很多:一方面,中国山水审美生活的长期中断,使当代人缺少山水文化传统的浸濡;另一方面,现代生活节奏紧张,使人们无暇像古人那样“栖丘饮谷”、“澄怀味象”;再有,名山大川、风景园林往往人满为患,缺少审美氛围等。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当代人缺乏古人所谓的“林泉之心”。

  这就需要通过审美活动、通过山水文化,去唤醒它、照亮它,使人有意识地去“发现”它,展示人与自然和谐、无间的精神融会,将扭曲了的人性从世俗的情累物欲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恢复了人类固有的自然天性,在山水与自然中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格的绝对独立和个体精神的无限自由。人们越是体会到山水自然的真率与淳美,越是体会到天地灵气对人的灵魂的净化,就越能返归内心,形成人性的理想品格。这也是山水文化在当代的一种价值和意义所在。

参考文献

(1)参见拙作《八荒通神:山水精神研究》,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版;

(2)王利伟:《浅谈山水文化中的人性关怀》,《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增刊;

(3)王天禄:《中国山水文化引论》,《贵阳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1期;

(4)李文初:《中国山水文化观》,《文学/学术研究》,1995年第2期;

(5)刘墨:《中国画论与中国美学》,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年版。

作品图集: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一》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二》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三》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四》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五》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六》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七》作品规格:38*39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八》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九》作品规格136*34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作品规格:136*34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二》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三》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四》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唐人诗意精神家园之十五》作品规格:34*136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一》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二》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三》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四》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五》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六》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七》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八》作品规格:138*69cm
作品名称:《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随墨顺系列之九》作品规格:138*69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