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新闻资讯 > 画院动态 > 正文

画院动态|国内动态|国际动态|拍讯展讯

大师眼中的“蝈蝈王”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15 05:46:13  浏览:  发布人:Thatcher

编前<<

一个春阳和暖的上午,在朝阳区一所环境优雅洁净的老年公寓,已故国画大师娄师白的夫人王立坤先生,谈起了娄先生与学生王忠民之间的故事。已经94岁高龄的王先生身体健朗,文雅慈祥,说起王忠民这位学生来,眼睛里洋溢着一种热情的光芒。

王忠民

王忠民小传

王忠民,1951年4月生,河北泊头市人,少时即居北京。书画常用名王中民、王钟民、晴川、京北大石园主人、乐雨山房之主等,画室名半壁轩、大石园、乐雨山房等。现为中国画院副院长、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林业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台湾美术家协会荣誉理事、国际文人画家总会理事等。因喜欢蝈蝈,爱画蝈蝈,故每自诩为"画蝈蝈的"。王忠民自幼痴迷画画,小学时创作的《牡丹猫咪》入选国际儿童绘画比赛并获奖。20世纪60年代,在金廷画派名家赵师兴(爱新觉罗·溥仙)先生案前启蒙。从师数年,打下深厚的笔墨基础,对小写意花鸟,尤其在翎毛草虫的笔法趣味上深有所悟。70年代,在俞致贞、刘力上先生的指点下学习工笔花卉,笔墨更加坚实。二位先生"悟情、悟理、悟态"的艺术主张,提高了王忠民对艺术的理解与创作境界。在刘老先生的引导下步入学习古今各家山水的道路,后来数次到泰山、黄山、恒山、华山、黄河、三峡、漓江、敦煌等山川古迹以及法国、德国、日本、泰国、菲律宾等国考察、写生,展开了视野,壮阔了胸襟。

娄师白篆题:踏春归来扇亦香

王忠民十分注重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广泛涉猎文学、诗词、哲学,多有美文佳作问世。成为娄师白先生的学生以后,更深刻地理解了齐白石大师对民族、时代、生活和艺术的感受与平和、清雅的文人情怀,多方面汲取了大师的艺术营养,逐渐把齐白石作品中的阔远、厚拙、空灵、鲜活、苍润的风格,引申、融入到山水、花鸟的创作中去。特别是在娄先生的教导与鼓励下,继续在大写意与工笔虫草相结合的路子上往前探索。在此基础上,运用中国画皴擦点染的传统技法,把西画中的光感、质感和透视感运用到对虫草的理解与表现中,并以浪漫主义的态度和诗歌的手法对客观物象进行艺术创作。所作的蝈蝈作品,具有了工笔的精细与写意的豪放相兼备,国画的趣味与西画的质感相结合,自然形态与人文境界为一体的特色。娄师白先生对此赞道"越古而鲜今"。王忠民凡参加的书画展览和大赛,多次获金奖、荣誉金奖或其他奖项,作品皆被选入展览或大赛的精品集。多幅作品被国内外政要、著名企业家、业内行家收藏,2006年与娄师白先生合作出版画册《雅鸣图》。然而,低调平和的性格,使王忠民不事张扬,身居闹市,远离尘嚣,淡看荣辱,抱"茶"守"虫",自呼"怪人"!

娄师白篆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王忠民师从娄师白先生

王立坤先生说,王忠民认识娄先生,是我们的一位学生介绍的。情节并不复杂。但是有一件事情让娄先生对王忠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娄先生在美国有一位学生姓尤,是一位医生。那年娄先生到美国讲学,他很崇拜娄先生的艺术就拜了娄先生为师,后来画得很好。但是天不假年,1998年他去世了,在他去世之前嘱托家人要出一本画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这本画册的序言一定要请娄先生来写。他的夫人带着他的遗愿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北京。娄先生闻知此事非常难过,但是当时娄先生的社会活动非常多,实在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这个序言。我们知道王忠民在北京市委的时候就是笔杆子,就把这个任务委托给了他。娄先生详细地介绍了自己与这位学生认识的经过、这位学生的艺术风格、他对尤先生作品的艺术分析等等。没几天,王忠民就把序言的初稿拿过来了。娄先生靠在沙发上看,看着看着就念出了声音,不时地还摇着身体很陶醉的样子。看完以后,满意地说:“你把我想到的都写出来了,把没有想到的也写到了,就是它啦。”说完就签上了“娄师白”三个字。从那儿开始,王忠民与我们的交往逐渐多了起来。

娄师白篆题:调朗玉以润秋声

要概括娄先生与王忠民的交往,可以用三句话,就是从文而艺,从艺而人,从人而徒。

为什么这么说呢?

逐渐熟了以后,一天王忠民拿来他作品的像集,请娄先生指导。娄先生戴上眼镜看得非常仔细,看完后说,你的画有很深的传统功力,也有自己的特点,路子是对的,就这样坚持下去。忠民很受鼓舞。他说我还想探索一下新的东西。娄先生说,好啊。过了几天,王忠民拿了几幅新画的蝈蝈请娄先生看。娄先生看了很长时间,说:“把你的想法说说。”王忠民说:“我想把蝈蝈的光感、质感、透视感、空间感表现出来,并与齐派的写意结合。您看行吗?”娄先生说:“可以试试,得看调和不调和。”又过了好长的时间,我估计这是王忠民比较痛苦的时候,为什么?艺术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艺术大师们已经给后人树立了丰碑,追上他们已经非常不易,你再开辟新路,要有多难!但是有一天,王忠民拿着他新画的几幅蝈蝈来了。娄先生一看,高兴!连连说:“不错!”“不错!”“有意思!”在反复观看之后,一点一点地指出了不足,而且详细地给他示范了齐白石是怎样画蝈蝈的。从齐白石观察蝈蝈开始,须有多长、背有多宽,肚有多大,蝈蝈在爬行的时候,几只爪子怎样运动,然后是构图、起稿、描线,讲得特别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娄先生对学生讲得这么细致,忠民听得也非常认真。忠民的蝈蝈又有了长进。

娄师白篆题:亦是饮者

在长期的接触中,我们发现王忠民的人品也好,从来不在后面议论别人,从来不评论谁画得好或不好,有活动积极参加,对杂七杂八的事,绝不掺和。后来我们又发现王忠民的爱人和儿子王杰星以及后来儿媳妇陈晨都那么好,于是在感情上更加融合了。

娄先生是一位胸怀博大,有教无类的艺术家,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也不管是老还是少,也不看你的社会地位高不高,兜里有没有钱,只要你想学齐白石的艺术,他就积极地给予指导。当然对那些为人实在,又有悟性的学生,当然就更加用心培养。王忠民就是这种人。说起拜师来,要找娄先生拜师的人太多了。娄先生热情助人,但是对于正式收学生却很谨慎。因此,那些得到娄先生认可,同意收为学生的来说,都高兴的不得了。为了感谢恩师,拜见恩师,往往要举办一场很盛大的拜师仪式,当然这不是坏事,但是也不尽然,王忠民就是例外。

娄师白篆题:但愿人常健

那是2006年的深秋,《雅鸣图》刚刚印出来,王忠民说:“先生、师母,您二老对我帮助这么大,可我连一次拜师仪式都没搞过,对不起您们呐!”我和娄先生都说:“咱不在于那些形式,我们永远承认你是我们的学生。”说到这儿,我们很激动,忠民也很激动,就把我们扶到椅子上坐好,恭恭敬敬的向我们鞠了三个躬。这是娄先生一生中最简朴、最简单,但是最真诚的拜师仪式。

娄师白篆题:古墨含芳也醉人

《雅鸣图》——传为美谈的师生合作

那是2006年的下半年,王忠民拿了几幅蝈蝈作品来请教娄先生。娄先生一看就乐了,我过来一看也乐了。为什么呢?这次王忠民画的蝈蝈不是在花花草草当中,而在那儿趴着喝茶呢!娄先生一边看,一边说:“把蝈蝈和琴棋书画放到一起,这倒是前人没有画过的。你多画几幅,搞成一个系列。”王忠民问:“您能不能给我题字呢?”娄先生说:“行。”于是王忠民大概是分了3次把12幅蝈蝈创作完成了。娄先生说:“你还真够能琢磨的!”后来,一幅一幅的给题了篆字。当时娄先生正在患眼病,写字很吃力。但是他特别认真,对每一幅都看好长时间,反复地想字题在哪儿、写多大、哪儿盖章等等,娄先生要用自己的题字使这些画作的构图更加完美。这也是见到的娄先生给学生的系列作品题字最多、最完美的。没几天就题完了,王忠民那种高兴就别说了。他对我们说:“先生给我题了这么多,给你们多少钱呢?”我们说:“不要钱,我们高兴。”王忠民说:“那我就印成书。”我们一听高兴地说:“这比你给钱还好。”于是娄先生又题写了书名又撰写了序言。娄先生在《雅鸣图》的序言中,对王忠民的蝈蝈艺术进行了全面地分析与肯定。师生合作的大型画册、蝈蝈专辑——《雅鸣图》顺利出版,是娄先生一生唯一的一次和学生合作出版的画册。《雅鸣图》印出来以后,王忠民给我们送来了100本,我们都当作很珍贵的礼品赠送给了朋友。

娄师白篆题:多情君子

传承发展齐派艺术

我不是画家,很难从书画艺术专业角度来评价。但是我跟娄先生共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我比较了解他对齐派艺术的理解和为弘扬齐派艺术所作出的努力。有些人认为娄先生只会临摹齐白石,其实这话是不了解娄先生,娄先生的悟性和才气很高,不然的话,齐白石也不会对娄先生亲诲亲教25年。娄先生这一生,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弘扬齐白石的艺术。他所作的一切努力,包括写书、画画、讲学、无不从弘扬齐派艺术出发。从宁肯舍弃自己的艺术生命,也要让老师的艺术发扬光大永世流传,这一点来讲,娄先生是伟大的,是崇高的,是前无古人的。娄先生弘扬齐派艺术的目地绝不是教你画得像齐白石就行了,他是鼓励后人不断变化,不断前进,让齐派艺术不断焕发新的时代生命力。因此他的艺术理念是“师古而不泥古,基中而可以融洋”。

为什么娄先生那么喜欢王忠民的作品呢?就是王忠民有创新。娄先生在王忠民的《五子乐福图》上就题上了这样的词:“王生中民擅画工细草虫,尤以蝈蝈更为生动,可谓越古而鲜今。此其又一佳作,得之者必有大福。”这也是我所见到的娄先生在学生的作品上题写的赞誉最高的词,尤其是“越古而鲜今”,可以理解为娄先生对王忠民的蝈蝈艺术的高度概括和肯定。

娄师白篆题:每见佳石我亦颜

更多 >>画院顾问

龙瑞 龙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

靳尚谊*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