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 正文

画院动态|国内动态|国际动态|拍讯展讯

小伙拾文物上交获500奖金:以后若再捡到绝不上交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4-12-08 21:36:31  浏览:  发布人:Thatcher

李磊捡到的战国青铜剑

在捡到青铜剑的车间见到同事,25岁的李磊有些尴尬。一个多月前,这位陕西丹凤县的小伙在上班时捡到一柄青铜剑,随后交给文物部门,为此获奖励500元。但他很快因同事的一片议论而陷入纠结,“奖这点钱太寒酸了,不交吧,又犯法”。

李磊讲述,当时就是在这里捣土时发现了埋藏在下面的青铜剑

与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陕西洛南县农民雷军政。他在前不久将一把三年前挖出的石斧上交,因而获奖100元。但村里有关他“傻”的议论却让他和家人抬不起头,“我也觉得自己太傻了”。

在“文物属于国家”的法律底线之上,嘲讽文物上交者“傻”的言论着实有待商榷。而以奖金多寡权衡文物上交与否,与文物交易的投机心理似乎并无本质差异。

当《法制晚报》记者与当事人面对面交流时,他们的表情中充满了上交文物后被舆论所裹挟的纠结与无奈。

上交战国青铜剑

“500元奖励太寒酸了”

对话人物

李磊,25岁,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铁峪铺镇寺塬村人,陕西丹凤龙桥水泥厂上料工,青铜剑上交者。李磊坦言,自己已被上交青铜剑后所得的500元奖金伤及自尊,“再捡文物,绝不上交”。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青铜剑是如何被发现的?

李磊:今年10月27日凌晨夜班时,我在上土料过程中发现一个长长的玩意儿。起初以为是木棍或玩具,就从土里刨出来,放一边继续干活。下班后我把它带回宿舍,同事查了一下,说是青铜剑。我想既然是文物,那就是国家的嘛。

法晚:同事们对这把剑是什么反应?

李磊:起初只有三个人知道,但很快就传开了,都说我发财了,可能不在厂里干了。还有同事出价十万让我卖给他,我坚决不卖。如果卖的话,他很可能就卖给黑市。如果查出来追究我的责任,我不就完了?

法晚:主动上交青铜剑,是基于什么考虑?

李磊:一方面是国家法律的要求。另一方面如果不交,也担心人身受到威胁。所以我在28日就把它交给丹凤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了。

法晚:在上交时,你对奖励有过期许吗?

李磊:当时我想着起码也得给我奖励个两三千元吧。哪知后来给了我500元和一个证书。后来经文物部门建议,厂里也给我奖励了500元。

法晚:你知道网上有关这件事的评价吗?

李磊:评论我没看,有同事告诉我,网友都说我笨,500元还不够买身衣服。同事们也说我傻,如果换成他们,就立马带走文物,不在厂里干了。还有同事劝我去打官司,我说打什么官司,文物本来就是国家的。

法晚:你怎么看自己的行为?

李磊:我觉得不傻。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因为我是在尊敬文物,我现在也不后悔,上交文物是对的。

法晚:家人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李磊:父母妻子也说我笨。他们的意思是,如果当时我拿回去的话,就立即联系人在古玩市场买个假的,如果有人来查,就把假的交上去。我说不行,这是犯罪。

法晚:网友、同事和亲人都这么说你,感到委屈吗?

李磊:他们说我无所谓,就是这500元奖励太寒酸了,把人的自尊心伤了。

法晚:如果下一次再捡到文物,你还会主动上交吗?

李磊:绝对不会再交了,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上交了。可是不交的话,万一有人举报,警察会来追究法律责任。所以放在家里也不是,上交也不是。

法晚:关于奖金你是否还有所期待?

李磊:现在有时候下班之后,晚上过了12点都睡不着。我就想着多少再补发一些。

“500元奖金是能力所限”

对话人物

姚虎山,丹凤县文广局局长。在他看来,500元奖励已出自办公经费,在有关奖励的界定上,法律还可以更细一些。

法晚:青铜剑属于什么年代的文物?

姚虎山:目前尚未鉴定,只是初步认定出自战国时期。青铜剑现在仍在文化市场执法大队,准备近期向丹凤县博物馆移交。

法晚:对李磊奖励的500元出自哪里?又是如何定下的?

姚虎山:国家对上交文物没有专项资金,这500元是执法大队的办公经费。文物保护法规定,发现文物及时上报,使文物得到保护的,由国家给予精神或物质奖励。但到底该奖多少钱,法律没有规定。之所以奖励500元,则是根据我们的能力考量的。

法晚:作为县级文物部门,是否感觉现行法律稍有滞后?

姚虎山:我们觉得文物保护法还应该再往前走一步。在一些行为的界定上,应该更细一点。是否该奖、该怎么奖、奖励多少,可以通过立法或司法解释,由文物的等级,来界定奖励的力度。

法晚:因为奖金,是否会影响到很多人上交文物的积极性?

姚虎山: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我们不能为此而放弃了法律的底线。对我们来讲,还是加强宣传,提高群众上交文物的意识,同时加强执法力度,对捡到文物不主动上交的,依法处理。

法晚:李磊希望能再补发一些奖励,文物部门是否会对此考虑?

姚虎山:对我们而言,奖励就到此为止了。

更多 >>画院顾问

龙瑞 龙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

靳尚谊*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