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 > 正文

画院动态|国内动态|国际动态|拍讯展讯

“当代艺术与当代世界”中法美院院长对话央美举行来源:艺术中国  发布时间:2015-07-21 20:49:00  浏览:  发布人:Thatcher

对话现场

2015年6月13日晚,“当代艺术与当代世界”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院长尼古拉斯·伯瑞奥德的对话活动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行,主持人为余丁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早就有着深厚的渊源。20世纪早期,徐悲鸿等许多老一辈艺术家都是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毕业,并把该学院的教育理念带到了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国立北平艺专”,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之后,其教学思想的形成,也有来自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传统。两个院校在百年沧桑当中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学院的教育也随着世界的变化而不断转型,迈步前行。而在世界格局更为纷繁多变、当代艺术更加多元转换的背景下,我们将以怎样的身份和视角去看待?又以怎么的态度和行动去面对?范迪安和尼古拉斯·伯瑞奥德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答案。

两位院长具有相似的经历:尼古拉斯·伯瑞奥德是法国著名的艺术理论和批评家,是关系美学的发明者;同时他也是世界著名的当代艺术策展人,曾经策划过威尼斯双年展、泰特三年展以及台北双年展等重要当代艺术大展,并担任过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策展人;他也曾是世界重要的美术馆巴黎东京宫美术馆的馆长。范迪安是中国著名的艺术评论家,曾经发表出版过一系列有关中国现代艺术史和当代艺术的著述,在美术评论界有着极高的声誉和威望;他也是中国最著名的国际策展人,策划过一系列有关中国艺术和亚洲艺术的国际大展,特别是最近在德国的“中国8”大展;更为重要的是,他担任过9年中国国家美术馆的馆长,并领导这个馆进入到了世界一流现代美术馆的行列。现在,他们又分别担任两个在各自国家有着悠久历史和独特地位的美术学院的院长,而这两个学院在20世纪以来又有着藕丝不断的联系,两位院长身兼四种身份,他们的对话也将围绕策展、批评、美术馆、学院来展开。

范迪安院长在讲话

策展是一场歌剧

尼古拉斯·伯瑞奥德院长谈到从1989年“大地魔术师展”他开始接触中国当代艺术家与艺术作品,他认为艺术是两个国家与两所学校之间的对话方式。而多年的策展经验,如在台北双年展中关注人,机械,物品之间的关系等让他更加理解策展人的身份。他说道:“当我有疑问的时候我会去策展,当我有答案的时候我会去写书。策展就像是一场歌剧,一个好的展览能够将歌剧的故事脉络一一叙述清楚。”

范迪安院长提到,以往总是将策展人比作像导演或者故事的讲述者,而今天听到尼古拉斯·伯瑞奥德院长将策展比作歌剧很受启发。策展人要用视觉的方式讲述故事,这很考验策展人自身的话语意识,话语要考虑面对的场合和公众。对于国内来说还处于培养多元文化观念,多种审美视角的过程中。当代艺术因为有探索性,创新性和前沿性,政治反叛性,还需要有更多的公众理解。所以要通过策展来使公众了解当代艺术的文化特征。在国际上要展开文化交流就要更加凸显当代艺术中的中国元素。要从普遍的现象里面找到特殊性,找到有普遍价值的当代性,这也是策展人需要思考的。

当代世界中的当代艺术

接下来范迪安院长介绍了尼古拉斯·伯瑞奥德院长的这两著作,《关系的美学》和《后制品——文化如剧本》。伯瑞奥德说这两本书是在点滴时间里写的思想笔记,范院长认为他的思想轨迹就在当代艺术之间,“关系美学”打开了重新看待现实的角度。另外范院长还提到我们对于当代世界讨论的不够,尤其是将当代艺术与当代世界放在一起讨论的不够。当代世界包括政治世界,经济世界,军事世界,精神世界,现实世界等,在互联网信息技术发达的当下很难区分虚拟与真实,政治的与艺术的。在这个背景下,当代艺术与当代世界叠合,当代艺术家变的很渺小,因此在如此纷繁的图像世界中,艺术家需要从文化源流出发,在不断援引其它图像的同时要渗透自己切身的感受,哪怕媒介材料都有过曾经有过,但自己切身的感受是无法取代的。因此在当下将当代艺术与当代世界放在一起讨论是极具意义的。

尼古拉斯·伯瑞奥德院长引用了德拉克洛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绘画像是一个云朵,而观众则能让云朵降下雨来。关系的美学也正是如此。我们在看待每一件艺术作品,在一段时间之后看法总会发生改变。”关系的美学是我们看待世界的方法,也是我们看待当代世界中的当代艺术的方法。我们现在面临的巨大挑战是过度生产,信息爆炸,图像爆炸,艺术作品过剩,以前很容易就能掌握艺术家和作品的信息,而现在有如此多的信息这对于艺术策展人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因此现在策展人要找寻新的道路来了解艺术并策展,在信息过剩的海洋中乘着思维的帆船自如的航行。

尼古拉斯·伯瑞奥德院长在讲话

美术馆与当代艺术发展的关系

范院与伯瑞奥德院长两位曾经都担任过重要美术馆的馆长,他们就美术馆与当代艺术的发展关系进行了谈话。范院长提出了一系列关于美术馆的疑问和反思,包括日益增长的美术馆数量会不会过剩,我们需要这么多美术馆吗;在将来的发展中公众美术馆,私人美术馆等等美术馆的结构问题;美术馆的发展过程中与艺术处于什么样的关系;美术馆是不是有助于艺术的变革或者重新加深社会对艺术的理解;这么多美术馆能不能很好的展示艺术作品;并且他表示担忧当代美术馆会迷失,只关注明星艺术家,而不注重正在生长的艺术现象。范馆提出的这一系列问题发人深省。

伯瑞奥德院长对于这一话题用了一种比喻的方式来回答。他将美术馆比作了餐馆,提出并不是餐馆在同一个地区会不会太多的问题,而是这些餐馆是不是够有特色够多元化,毕竟10家特色鲜明不同的餐馆还是10家麦当劳是很不同的。“在我担任东京宫馆长的时候我研究了世界各个艺术中心的特点,目的是避免雷同重复,而是有我们自己的创意和特点。例如巴黎的美术馆很多都是上班时间开放,我们便尝试像7-11便利店一样每天从中午开到半夜。美术馆传播知识,并且需要审视艺术作品的价值。”

未来两所美院合作前景

在对话的最后一个部分两位院长分别谈到了两所美术院校的未来合作。都希望两校的交流在内涵上能超越两所学校,从而牵动美术教育界的想法。并且提到两所学校将在毕业季展开合作。央美有青年英才驻留计划,巴黎美院也有追踪毕业生的计划,展开毕业生的交流合作这涉及到学校的现在教学与未来的发展,因此两校将开展合作追踪帮助毕业生成长与发展,力图使得毕业生在美术学院和艺术世界中找到平衡点。范院对所有学子说道:“艺术让人费解令人痛苦但我们还是要微笑面对。”伯瑞奥德院长也送给学子一句话:“Art is what makes life more art.”

对话活动现场

更多 >>画院顾问

龙瑞 龙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

靳尚谊*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